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荨默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73章 672决裂

第673章 672决裂

端木宪目光淡淡地看向了王御史,也不为自己辩解什么,反而颔首道:“是啊,自是比不上王大人家中妻妾和乐融融,亲如姐妹。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他一句话让周遭其他人的神色变得更微妙,有人毫不避讳地哄笑了出来。

这位王御史素来自诩刚正不阿,不畏权威,什么人都敢弹劾,有着“铁面御史”之名,而他家中后宅不宁也同样有名,家里的妻妾闹得不可开交,光去年,就折了两个孙儿,一度成为京中茶余饭后的笑料。

“……”王御史气得脸色铁青,额角的青筋一抽一抽。

他好意相劝,端木宪却故意说什么“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分明是以他家里的伤心事来说事,戳他心窝子,往他伤口上撒盐。

可恨,真真可恨!王御史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端木宪根本懒得理王御史,嘴角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哼,不过耍嘴皮子而已,他难道还怕过谁没?!

王御史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又上前了半步,还想与端木宪对质,就在这时,后方有人低呼了一声:“岑督主。”

这三个字仿佛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般,令得满堂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众人都顾不上端木宪和王御史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太和殿外,一道披着玄色斗篷、着大红麒麟袍的身形正不疾不徐地朝这边走来,闲庭信步。

冬日的暖阳倾泻而下,给青年那白皙的肌肤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泽,让他的五官看着比平日柔和了几分,却又同时矛盾地透着一种矜贵而疏离的气息。

王御史已经到嘴边的话全数吞了回去,哑然无声,一股烧心的怒火在胸口乱窜,灼烧。

殿内的大臣们很快站成了两列,岑隐在众人的目光中神态悠然地跨入殿内,一直走到最前方的高背大椅上坐下。

“岑督主。”

众臣齐齐地躬身与岑隐见了礼,打破了殿内的沉寂。

之后,王御史就迫不及待地从队列走出,冷眼瞥了端木宪一眼,跟着就对着岑隐作揖,慷慨激昂地说道:

“岑督主,端木首辅害死发妻,养废嫡子,囚禁继室,如此见异思迁,见利忘义,分明品德有亏,不堪为首辅。为肃朝纲,正伦理,请岑督主下令彻查。此等歪风邪气不可助长!”

王御史从年后开始已经上了好几道折子弹劾端木宪,步步紧逼,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当着文武百官当面请命。

然而,端木宪还是一派泰然自若,眼神明亮通透。

当初把贺氏关起来,本就是岑隐提点的,他又有何惧!

即便是岑隐想要收拾自己,也犯不着借这个由头。

王御史一派言之凿凿的样子,乍一听也仿佛就是这么回事,众臣暗暗地彼此互看着,神情各异。

其实,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这都是端木家的家事,比如贺氏被囚禁的事,连端木贵妃都没管,别人又何必多管闲事,再说得难听点,谁家里还没点见不得人的阴私啊!

殿内众臣一时分为了三派,一派人如江德深、廖御史等三皇子党坐等看好戏,一派人暂时做壁上观,打算先观望一番再说;还有一派人素来与端木宪交好,为他辩驳,比如游君集。

“王大人,你无凭无据,就空口白话地弹劾当朝首辅,简直不知所谓!”游君集不客气地对着王御史斥道。

王御史说的这些罪状听着骇人听闻,其实都是从结果胡乱推测,根本就没有任何凭证支持,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

王御史冷笑一声,成竹在胸地昂着下巴道:“谁说无凭无据,只要把……”

他想说只要把贺氏招来一问便知,可是话才说了一半,就被前方的岑隐打断了:本座可没工夫听这些。你们若是太闲,就去查查这个吧!”

岑隐随意地抬手做了一个手势,一旁的小蝎就从袖中拿出了一份折子。他上前了几步,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把折子先送到了端木宪手中。

端木宪立刻打开了折子。

映入眼帘的字迹娟秀端正又不失大气,很有几分筋骨,一看就是出自女子之手。

端木宪有些惊讶,目光下移,去看折子下方的落款与印章,发现它竟然是舞阳上的,心中更惊。

他定了定神,聚精会神地看起折子来,起初还一目十行,接着就越看越慢,越看越慢……

端木宪不由变了脸色。

周围的其他臣子当然也注意到了端木宪的神色变化,心下惊疑不定,暗道:也不知道又出了什么大事,惊动了岑隐,连首辅都为之变色。

端木宪看完折子后,就交给了游君集,那折子又在其他几位内阁大臣的手中传了一遍,最后交给了一个小内侍。

那小内侍捧着那张折子当堂念了出来,他尖细悠长的声音回响在殿内。

其他人听着也都惊住了,目瞪口呆。

这张折子是舞阳上的,折子的内容是请朝廷彻查谢家巨额家资的来源。

在这道折子里提到,三皇子妃谢向菱出嫁时嫁妆足有二百五十六抬,价值不菲。昨日舞阳陪谢家五姑娘谢向薇去承恩公府取回其母的嫁妆时,偶然发现谢家的库房中收藏无数珍宝,金银珠宝,古董玉器,件件珍品。

承恩公作为一等国公,俸禄是一年千两白银。谢家算是书香门第,但底子十分单薄,往上只出过三位进士,谢老太爷在世时,也不过官至正三品的太常寺卿,再往前两代不过是正四品,这些年领了多少俸禄都是可以算的,当年皇后作为二皇子妃出嫁时的陪嫁也是有据可查的。

以谢家名下的产业,就算是把谢家掏空了,也绝不可能拿得出谢向菱的这副嫁妆。

殿内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难掩脸上的惊色。

刚刚他们还在谈论昨天承恩公府和大公主的那些事,没想到这件事还有后续,今天大公主居然又闹得更大了。

大公主这是明摆着要和谢家彻底决裂,撇清关系,她还真是敢做啊!

众臣暗暗地交换着眼神,心里除了震惊外,还有唏嘘,惊疑,慨叹,心里不免猜测着这到底是大公主自己的意思,亦或是简王君然的意思呢?!

江德深微微垂眸,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心里把承恩公骂了个狗血喷头。

本来三皇子可以借着大公主得到简王府的助力,现在被谢家这一闹,却是彻底无望了,不止如此,这一回,要是弄不好,连谢家怕也要折进去了。

更多的人是在暗暗地观察岑隐的神色,在心中揣摩着岑隐对这件事的态度。

几个大臣的眼底精光四射,彼此交换着眼神,揣测着:岑隐若是对这份折子不满,根本就没必要把它带到这里,也就是说……

吏部右侍郎立刻走出队列,正色道:“岑督主,下官以为大公主殿下这折子所言有理,这谢家的万贯家财确有来历不明之嫌。”

“据下官所知,三皇子妃出嫁的时候,十里红妆,嫁妆极为奢华,足足有二百五十六抬,甚至超出了公主的规制,京中百姓亦是有目共睹。应即刻彻查三皇子妃的嫁妆!”

吏部右侍郎一边说,一边看着岑隐的脸色,见岑隐慢慢地喝着茶,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心更笃定了,知道自己这一步做对了。

不少大臣也从岑隐的神色中看出了他的态度,暗恼自己晚了一步。

为了在岑隐的面前露露脸,又有数名官员也迫不及待地出列,纷纷附和吏部右侍郎的提议:

“程大人说得是。谢家巨额家财来路不明,当查!”

“岑督主,这背后必有蹊跷。”

“下官附议。”

“……”

江德深头大如斗,额头一阵阵的抽痛。

三皇子妃的嫁妆有问题,也就难免牵扯到三皇子,弄不好还会影响了三皇子的名声。

江德深连忙出声反对:“岑督主,谢家是有错,三皇子妃的嫁妆超出规制,但是嫁妆丰厚也并非是罪,眼见不一定为实,哪有因此就彻查嫁妆的先例。”他意图糊弄过去。

江德深是三皇子的亲外祖父,在场的其他大臣一听就知道江德深的意图,似笑非笑地互看着。

礼部右侍郎立刻出列,笑吟吟地提议道:“岑督主,江大人说的是,‘眼见不一定为实’,下官以为不如拿三皇子妃的嫁妆单子瞧瞧,一看便知。”

跟民间一样,女子的嫁妆单子是要备份的,娘家一份,夫家一份,本人手里还有一份。谢向菱嫁入皇家,那份夫家的嫁妆单子就留在了礼部备案。

岑隐放下手里的茶盅,微微颔首道:“也好。”

意思是允了。

江德深欲言又止,心里更急了,只觉得谢家蠢不可及,他们出这么丰厚的嫁妆这是想要显摆什么啊!没事找事!

岑隐一声令下,礼部的反应极快,以最快的速度让人取来了谢向菱的嫁妆单子,呈给了岑隐。

那些三皇子党的大臣们急得额角冷汗涔涔,偏偏承恩公不在这里,没人主持大局。

周围的其他人皆是噤声不语,一道道目光都看着岑隐,试图从他的神情变化看出些端倪来。

站在左侧队列最前方的端木宪也同样看着岑隐,只是看着看着,他的心神就飘远了,一不小心就又想到了自家大孙女,心情变得极为复杂……

“端木大人……”

小蝎的一声唤把端木宪从恍惚中唤醒,他这才注意到岑隐已经看完了嫁妆单子,此刻那嫁妆单子由小蝎呈到了他手边。

端木宪若无其事地接过了嫁妆单子,心道:四丫头曾经说过,凡事知道太多不好。哎,四丫头真是明智,他什么也不知道!没错,还是不知道得好。

端木宪定下神,快速地看起手上的嫁妆单子,越看越惊讶。

不包括压箱底的银子,这嫁妆的丰富程度是独一份的。

端木宪心算的速度极快,当他看完嫁妆单子的同时,心里也有了个粗略的估算,暗道:谢家出手还真是够阔绰的……

端木宪看完嫁妆单子后,就交给了身旁的游君集继续传阅给其他几位阁臣。

“端木大人,”岑隐抬眼看向了端木宪,淡淡地问道,“你怎么看?”

端木宪放空脑袋,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如实答道:“这副嫁妆恐怕有近二十万两。”

二十万两嫁妆在这京中恐怕也没几家能这么轻易地拿出来。

一时间,朝堂上再次哗然。

岑隐的目光又看向了游君集,再问:“谢皓的俸禄是多少?”

谢皓正是谢二老爷的名讳。

谢皓不过是正六品的太常寺寺丞,游君集略一思忖,就答了:“月俸十石。”

光凭谢二老爷月俸十石的俸禄,就算是不吃不喝一辈子都决不可能攒下这样一副嫁妆。

江德深以袖口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硬着头皮出声解释道:“岑督主,光凭谢大人的俸禄自是不可能备下这样的嫁妆,不过据下官所知,谢二夫人娘家家资丰厚,谢二夫人又善经营,才给女儿攒下这副嫁妆。”

江德深这番话也并非说不过去,真要按照俸禄来算,恐怕这朝上大部分的人都没法给子女攒下嫁妆和聘礼,大部分人靠的都是家中的祖业以及多年的经营,甚至也有偷偷放印子钱的。

三皇子党的几位大臣连忙应和:

“江大人说的是,这要按俸禄算,怕是朝中百官都嫁不起女儿了。”

“谢二夫人出身徽州黄家,黄家素以善经营闻名,当年谢二夫人出嫁那也是十里红妆,为人称道的。”

“……”

有人信,有人疑,也就有人不以为然。

这可是足足二十万两,又岂是一句“善经营”可以含混过去的!不少人暗暗地交换着眼神,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最重要的是岑隐愿不愿意信,岑隐信,这件事就可以蒙混过去;岑隐不信,那谢家总要给个说法。

吏部右侍郎又看了一眼前方的岑隐,眼眸亮得出奇,笑眯眯地又道:“既然这样,更要查清楚,以免冤枉了谢家,图惹人猜测,反而坏了谢家的名声。”

岑隐勾了勾唇,颔首道:“程大人说得不错。是该查清楚了。”

说着,岑隐的目光看向了左侧队列中的左都御史,吩咐道:“黎大人,这件事就交由都察院负责。”

左都御史黎大人大步出列,作揖领命:“是,督主。”

江德深心里愈发烦燥,岑隐一向一言九鼎,他说要查,那定是要查了,别人说再多也没用。

事到如今,他能做的也只有尽快通知谢家,让谢家好好理理“账”,再想办法让皇后安抚住大公主,让大公主再闹下去,就更不好收拾了。

偏偏现在这个情况,自己一时也走不开。

江德深心情烦躁,以致后面岑隐与群臣还议了什么事,他完全没有过心,只盼着早点散。

时间在这种时候过得尤为缓慢,江德深心不在焉地不时往殿外张望着。

旭日徐徐地越升越高,待临近正午时,一些上了年纪的官员已经开始有些站不住了,不过幸而政事也商议得七七八八了,只等岑隐一句话了。

“今天就到这儿吧。”

岑隐说着站起身来,众人暗暗地松了口气,却见岑隐才跨出一步,又停下了,朝端木宪看去,随口道:“端木大人,既然令夫人还病着,就好好养着。”

“劳岑督主挂心了。”端木宪笑容满面地对着岑隐揖了揖手。

岑隐淡淡一笑,又继续往前走去,这一次,再也没有停留。

殿内又静了一静,气氛怪异。

文武百官神色微妙地目送岑隐远去,他们全都明白岑隐的态度了。

对于岑隐而言,端木宪是不是真的宠妾灭妻,或者害死发妻,又再害继室,都不重要,岑隐不打算查,也不打算管。

王御史当然也听懂了,仿佛被打了一巴掌似的,脸色难看至极,眼神纷乱。

直到岑隐的背影看不到了,其他官员才反应了过来,有的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有的上前与端木宪搭话,有的步履匆匆地快步离开了太和殿,比如江德深。

江德深心急如焚,越走越快,等走到宫门口时,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急忙地吩咐下人去承恩公府传信,话说了一半,又觉得不妥当,改口道:“算了,还是我亲自走一趟吧……快,赶紧去承恩公府!”

江德深上了马车后,马夫一挥马鞭,驱使马车朝着承恩公府飞驰而去。

江德深独自坐在马车里,思绪还萦绕在方才太和殿发生的事中,心绪纷乱。

马车一路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承恩公府。

当承恩公得知此事后,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中似的,双目瞪得浑圆,愤怒、震惊、质疑、怨恨等等,皆而有之。

“什么?!”承恩公失态地站了起来,失声道。

昨天舞阳教唆谢向薇与刘光顺和离,害得刘家和他们谢家决裂,为此,他低声下气地求了她很久,可舞阳却一点不念舅甥的情分,全不理会,又带人把府中弄得一团乱,甚至还跑去刘家也闹了一通,把怀远将军得罪了个彻底。

没想到今天更甚!

她竟然上折子把事情捅到岑隐那里去了,生生地把谢家变成了一道靶子!

“她……她到底想干什么?!”承恩公的眼神混乱不堪,喃喃地自语道。

舞阳她到底在想什么,她嫁人后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如此冷漠无情,如此阴险毒辣,她这是连亲娘和舅家都想要害死吗?!

承恩公越想越气,越想越恼,一掌重重地拍在身旁的方几上,咬牙骂道:“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亏本公自小就待她如亲女般,没良心的丫头,真真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真真不知好歹!也不想想她没有兄弟帮扶,将来新帝登基,还不是任人折辱!女人哪,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

承恩公喋喋不休地骂着,听得江德深眼角直抽,暗道:这个承恩公怎么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当务之急是该想想怎么补救才是!

江德深强忍着心头的烦躁与不耐,耐着性子提醒承恩公道:“国公爷,岑隐方才已经下令让都察院查三皇子妃的嫁妆了,您还是要早做准备,把账目做得周全点,千万不能出岔子。”

“还有,都察院那边,可以让廖御史留意一下查账的进程。”

承恩公这才如梦初醒,暂时压下对舞阳的不满,连忙点头道:“本公这就派人去通知廖御史。”

“来人……”承恩公正要叫人进来,又被江德深打断。

“国公爷,为稳妥起见,最好设法在都察院再买通一两人,才好便宜行事。”江德深捋着胡须,谨慎地提议道。毕竟朝中的人都知道廖御史是承恩公的人,而左都御史黎大人素来耿直,怕是会对廖御史有所提防,没准会不让他参与这件事。

“江老弟,你说的是,还是你考虑周全。”

承恩公到现在还处于震惊中,思绪混乱如麻,根本无法冷静思考,所以基本上是江德深说什么,他就应什么。

看着承恩公这副没主见的样子,江德深也不知道该嫌他无用,还是该庆幸他至少能听得进自己的话。

厅堂外,原本高悬在天空中的灿日不知何时被天空中的阴云遮挡住了大半,天色也随之暗了不少,仿佛黄昏提前降临般。

太阳被云层挡住后,天气一下子变得阴冷了不少,天际的云层越来越厚,似乎又有一场大雪要来临了……

当天,承恩公府就公开典当家财,从府中搬了不少旧物去当铺,更有负责的管事愁容满面地对着当铺的朝奉哭诉,因为自家六姑娘嫁的是皇子,为了皇家的颜面,满府都勒紧裤腰带筹银给她准备嫁妆,现在府里日子快过不下去了,只好拿东西出来当了。

从昨天到今天,接连两天,先是谢氏女与人在京兆府和离,再是谢家被人弹劾有巨额钱财来路不明,还都是出自大公主之手,承恩公府一时间又成了京中瞩目的焦点。

这些种种也被“有心人”透到了皇后面前。

皇后听闻后,直接气晕了过去,为此凤鸾宫还传唤了太医。

当舞阳得知这些时,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

“有心人”青枫神色惶惶地看着舞阳,今日大公主特意派她进宫去给皇后请安,让她把谢家的事透给皇后。

到现在青枫想起皇后晕厥的那一幕,还觉得胆战心惊,心脏砰砰乱跳。

青枫定了定神,又补充道:“殿下,您放心,太医来得及时,皇后娘娘没有大碍,嗅了嗅盐后就苏醒了过来,只是凤颜震怒,皇后娘娘想让殿下进宫去。”

“……”舞阳没说话,既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她转头透过身旁那扇敞开的窗户,望向了皇宫的方向,即便她根本就什么也看不到。

外面的天空中正飘着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寒风不时把片片雪花吹进屋子里。

青枫犹豫了一下,有点忐忑地又道:“殿下,皇后娘娘还说……还说您冷心冷肺,绝情绝意。”青枫垂下头,不敢直视舞阳。

舞阳恍若未闻地眺望远方,瞳孔深邃如渊。

她又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刮骨疗毒,只有下了狠心,这毒才能拔掉。”

她总不能看着她的母亲越陷越深,最后沦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qianmoxs.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荨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荨默小说

猜你喜欢: 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医妃惊世妃常霸道农女逆袭种田忙掌家小农女世宦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不二臣神医凰后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吃货世子俏厨娘富贵盈香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卦妃天下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绣华侯府商女重生嫡女有空间金枝夙孽娘娘带球跑了!穿越之教主难为万兽朝凰
完本推荐: 策天神算全文阅读都市透视眼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我居然能心想事成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穿越之逐梦大英雄全文阅读农女致富记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全文阅读神级承包商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全文阅读萌神信徒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邪王独宠废柴妃全文阅读请做个好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一品修仙超凡贵族毒医娘亲萌宝宝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极品捉鬼系统大夏纪重生奋斗俏甜妻策行三国重生大富翁至高主宰我死党穿越了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都市阴阳师头狼金丹九品万兽朝凰妄人朱瑙重生浪潮之巅韩娱之综艺演员妖怪茶话会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没有谁,我惹不起末日乐园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我的1982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我和美女总裁老婆都市剑说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荨默小说移动版 - 荨默小说手机站